‘玄苦’大师劝说恒河老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这屠刀拿起来了,又怎能放下?

  恒河老怪对玄苦大师道:“你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你坐拥少林寺,修道传法,你说什么,你的那些信徒就做什么。

  反而我呢?我到现在,连自己一座寺庙都没有。我传的法,也没有人听。这是凭什么?”

  恒河老怪口口声声质问,而玄苦大师,则摇了摇头道:“你也传法,我也传法,但为什么我说的话,别人就愿意听,而你说的话,就没有人愿意听呢?

  这不是因为,你的地位低,没有寺院。

  想当年,达摩祖师传法,也是从零做起的啊?

  所以,是你的法有问题,不是你有没有寺庙的问题。你能明白,我说的话吗?”

  玄苦大师可谓是苦口婆心。但那恒河老怪听不听得懂,那就两说了。

  恒河老怪连连摇头,根本不信玄苦大师所说的话。

  然而也正在这时,马皇后急不可耐了,嗔怒道:“老怪物,你跟他废什么话?杀了他。”

  马皇后厉喝了一声,仅是脚掌顿地,一点冰霜便自打她的脚下结出。

  冰霜的面积须臾间扩大,宛若冰川时期到来一样,那急遽冰冻的寒气,在地面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不仅大地被冰封了,而且形成了翻滚的浪花,径奔玄苦大师而去,即便叶修文,月儿,鸢儿,也难逃这冰封之内。

  “南無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玄苦大师,双手合十,掌中泛出的金芒。

  金芒被玄苦大师的双手拉开,愈发的璀璨,不仅撞碎了马皇后的冰封,而且宛若一面墙壁一样,挡在了他与叶修文,月儿,鸢儿的面前。

  “轰!轰!......”

  要说这马皇后的冻气,也着实厉害,之前已经被崩碎了,但却浪潮一道接着一道的打来。

  冰封的浪花,撞在金色的屏障面前,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最终撞碎,被反卷了回去。

  马皇后见此,勃然大怒,喝道:“少林贼秃?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马皇后说罢,双手在自己的面前连挥,一道道如同水晶一般的利剑,瞬间凝聚而成,反手被马皇后打出。

  水晶的利剑,唰唰唰,在空中宛若流光,须臾间便撞在了玄苦大师,拉出的金色屏障上了。

  撞击发出空空空的声响,金色的屏障,竟然因此开始抖动了起来。

  玄苦大师眉头微蹙,双手一震,一道道真气,便如同流水一般的涌入那金色的屏障。

  屏障的抖动,因此消失了,而那些如同水晶一般的利剑,则纷纷被撞碎,就如同下了一场暴雪一般。

  那暴雪,极为寒冷,宛若雪花一般的冻气落下在地上,便是这一块土地,被冰结了。

  “哼!”

  玄苦冷哼一声,收起了金光,这才冲着马皇后道:“马施主?前朝的事情,已经过去许久了,以你一人之力,也不会再有什么作为。何必耿耿于怀?倘若你放下这段恩怨,老衲亲自去京城走一遭,化解两朝的这场恩怨,如何?”

  “我呸,乱臣贼子。你与圣德那狗皇帝,就是一丘之貉。占据了前朝的江山,还敢与本宫如此说话?而倘若不是,我那儿年少无知,又怎能被你们占据了这大好河山?这江山,是我儿子的,而且永远都是我儿子的,......”

  马皇后根本不听,而且变本加厉起来。

  恒河老怪配合马皇后的攻击,更是使出了百步神拳的绝技。

  这一拳打来,可在百丈之外,打伤敌人。

  玄苦大师一拂袖子,将恒河老怪的百步神拳封退。而也正在这时,那‘藤虎’到了。

  ‘藤虎’手中有一剑,这剑是木头的。通体碧绿,宛若玉石一样。

  这剑,叫做‘虎藤’,乃是万年生的植物的根茎。

  这东西,比钢铁还硬,敢与碧铜剑争锋,绝对的旷世好剑。

  此时,这剑刺来,宛若漫天的繁星一样,向玄苦大师罩来。

  玄苦大师视而不见,仅是双手合十,再度喝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

  少林狮吼功,再度使出,以‘玄苦’大师为中心,一道一道金色的涟漪,一圈一圈的向四外荡漾。

  那金色的涟漪,正是少林狮吼功的精髓,声浪撞在大地之上,大地崩碎,而撞在花草树木之上,则花草树木,尽数灰飞烟灭。

  这是一门无比可怕的功夫,此时被玄苦大师使出,简直就是公参造化,根本没有人,能敌的过这一招。

  此乃音波攻击,除非你将自己的耳朵刺聋了,否则这少林的狮吼功,能生生将一个人,震成白痴。

  那‘藤虎’,也仅是灵元境一重的武者,听闻音波传来,他运功抵御。

  但怎奈,玄苦大师的功力,简直太浑厚了,他的防御摧枯拉朽一般的便被击溃。

  漫天的剑法,也随之化作了过眼云烟。

  ‘藤虎’发出惨叫,倒飞了出去,仅是一招,便遭遇到了重创。

  “啊!啊!......”

  与此同时,马皇后与‘恒河老怪’两人的身后丐帮长老,也发出惨叫,被玄苦大师的狮吼功,震的死死的捂住了耳朵。

  “可恶!”

  ‘恒河老怪’见此,怒不可遏,双方刚刚交手,没有占到便宜不说,竟然还伤了几个。

  他怒喝一声:“哼!玄苦你修得猖狂,阿波罗密之吼!......”

  “吼!.......”

  ‘恒河老怪’发出怒吼,而随之他的怒吼,则是他的身体在不断的膨胀。

  黑紫色的元气,自打他的周身浮现,逐渐的在空中,凝聚出一面修罗盾牌。

  盾牌之上,修罗张开大口,发出宛若魔音一般的骇浪。

  “哼!”

  ‘玄苦’大师眉头微蹙,没想到‘恒河老怪’,又将这怪物给叫出来了。

  这面修罗盾牌,可不是一般的盾牌,乃是修罗王的盾牌。

  修罗王,身为王者,自然与众不同,虽然仅是一面小小的盾牌,但此时,却无比的骇人。

  声浪荡漾开去,与‘玄苦’大师的少林狮子吼功相撞,须臾间便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

  这一连串的爆炸,在天上,在地上,在树林里,甚至是在彼此的心里,一同炸开了。

  “轰!轰轰!.......”

  爆炸瞬息数百丈,将整个战场,须臾间屏蔽。即便‘玄苦’与‘恒河老怪’的身子,也一同消失在了,这无尽的烟尘之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飞卢同人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六扇门之剑指江湖,六扇门之剑指江湖最新章节,六扇门之剑指江湖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